关灯
护眼
    徐辰安背着褚良的尸体回到了将军府,原本还因为帝俊退兵而高兴的众人低下了头,沉默不语。

    轩辕平安挡在了徐辰安的面前,他也不想这样的,不过他知道他此刻必须抛开所有他与徐辰安思想上的不同,一起振作起来,共同面对帝俊。

    现在,圣朝已经危在旦夕,若是他继续内斗,那等待他们的只有一个下场,那便是灭亡。

    「我会向长安请求,封他为护国王,护国大将,成为万世是表率!」

    轩辕平安鼓起了勇气,失败过一次的他终于站在了徐辰安的面前,轻声说道。

    「褚叔不在乎这些,也看不上战死后的封赏。另外,不要利用褚叔来为你上位增砖添瓦,要是你敢做,小心我立马就宰了你。在别人的眼里,你是皇子,未来的圣皇。可在我眼里,你若是敢利用我在乎的人,谁我都敢杀!」

    「当年,我父亲说过一句话,你轩辕家的山是我徐家打下来的,海也是我徐家平的。若是你姓轩辕的,做得太过分,我就踏平你轩辕家的山,翻了你轩辕家的海!」

    徐辰安没有之前对杨老倌的和蔼,语气淡然,面无表情。背着褚良的他直接掠过了轩辕平安,朝着褚良之前的屋子走去。

    走了两步,徐辰安的步子停了下来,声音温和了一些。

    「褚叔生前有个称号,叫做玉面狐狸,说得就是他不仅长得好看,而且能运筹帷幄。我要好好替他打整一番,玉面狐狸可不能满身鲜血的走。所以,你最好别在这段时间做小动作,哪怕你是皇子,是轩辕家的种,也得等我出来做决断。要不然,我怕我心情不好,会让轩辕家的独苗走不出这燕州城。」

    徐辰安说罢,这才背着褚良的尸体进入了屋子内,立马便有人走上前来,有的打水,有的找丝绸,有的去给褚良找一身干净的衣服。

    轩辕平安站在原地,脸涨得通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知道,徐辰安说的话并非虚言,但自打经过了上次肃州之战失败之后,他便发生了改变,不再是当初那个只顾着与徐长安思想做斗争的轩辕平安了。而且,他也明白,在外敌没有清除之前,他绝对不能用金钱腐蚀人心,更不能如同之前一般,利用他人扰乱以民为本的思想,只是为了增强自己的地位而已。

    以前的他,的确是觉得人血脉无贵贱之分,但地位有高低之分。可这次圣朝,乃至于整个人族出现了生死危机,他看出来了,还得靠他之前觉得地位低下的百姓们。所有的商贾,大部分的达官贵人,都是靠不住的!真正能够帮他们守着长安,守着圣朝的,还是那些农民和工人的孩子,他们深爱着这片土地,他们想活下来,想更多的人活下来!

    至于大部分的商贾和达官贵人,他们在乎的只是自己能不能带着大量的财宝和食物活下来,仅此而已!

    所以,轩辕平安的思想产生了动摇。

    方才被徐辰安骂了一通之后,他实在是忍不了。骂他还是其次,重要的是徐辰安看不起他!

    「徐辰安!」轩辕平安紧握着拳头,再也受不了,怒声嘶吼道。

    徐辰安关于徐家的那些话,轩辕平安倒是没意见,而且就算他有意见也没用,要不是徐长安品行高,恐怕这天下早就姓徐了。也是因为他早就看穿了这一点,所以才会联合有地的阶级,联合商人准备在大战结束后与徐长安的思想做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