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同八万米饕餮咒婴融合后,完全咒印形态的林诚化身成了一个八百米高的巨人。

    连火神祝融之女的祝颜这位神女也比他矮了一个头。

    此时的林诚像像一座燃烧着魔焰的黑色大山,将穿着红色金属甲胃的神女镇压在身下。

    一人一神的力量有着巨大的悬殊,任凭神女如何挣扎,也是纹丝不动。

    祝颜赤金色眸子里充斥着惊愕和狂怒,作为神的她的力量竟然输给了一个在她看来是蝼蚁的凡人。

    在华夏古神统治的纪元,最强大的人类也敌不过神族的婴儿。

    人族对神族来说,不过是比猪狗牛羊地位稍微高一点的奴仆。

    用活人祭祀更是屡见不鲜。

    可现在,她却毫无反抗之力地败在一个人类手里。

    祝颜觉得这像一场噩梦,她只希望噩梦早点醒来。

    “真好啊,我喜欢你的眼神。”

    林诚收起手上漆黑的魔焰,用布满饕餮的纹的粗糙大手夫抚摸神女光洁的脸。

    拿人对比,就算是回眸一笑百媚生的美女,隔近细看也能看到毛孔黑头皱纹痘印。

    神的皮肤完全这些东西,光滑晶莹,五官没有一丝一毫的瑕疵,容光照人,比人世间最顶级的玉料更加温润。

    “你这低贱的凡人,快放开我!”

    神女排贝一样的上牙咬紧嘴唇,在盛怒中别有一种妩媚。

    “呵呵,低贱对吧。”

    林诚的嘴角上扬,露出的尖锐虎齿露出慑人的寒光。

    “那就让你这位高贵的神女来怀上我这个低贱的凡人的孩子吧。”

    “痴心妄想!”祝颜不屑道。

    她身上穿着的这套红色的金属甲胃是她以火神一族族秘法亲手炼成,以神力祭炼了无数岁月的神器。

    就算一身怪力又如何,凡人力量再大也打不破神器的防御。

    这个男人想要触碰她的身体根本不可能。

    “卡察。”

    像是蛋壳破破碎的声音。

    祝颜的颜色霎时发白。

    她听到身上的甲胃正发出令人恐惧的撕裂声。

    在缭绕在林诚身上的噬炁魔焰的侵蚀下,神女铠甲表面的咒纹脱落,神性光辉也暗澹下来,出现了一道道裂纹。

    林诚两只粗彪的巨手抓住神女的肩甲,沿着裂纹,以极为暴力的方式将这件神器铠甲撕开。

    “穿这么多干啥?”

    林诚本以外拨开外壳就能享用鲜嫩的果肉,没想到神女盔甲里面还穿着一套红色软甲。

    不过这套红色软甲遮不住她那傲人的身材,那张比红玉更明艳的脸儿上带着桀傲神情更激起了男人的征服欲。

    林诚粗糙的大手伸进软甲,狠狠地捏了一把。

    手指上传来的感觉像是触到了玉,触到了丝绸。

    可是玉没有那么温暖,丝绸不会有那样的弹性。

    神女的身体彷佛有股磁力,让他触到了不忍放手,像是触到了什么天地间的至宝似的。

    “低贱的凡人,你胆敢对我做这种事情,我要杀了你!”

    神女那张完美的脸有些扭曲,陷入歇斯底里的狂怒中。

    她张开艳丽得像是春天盛开的野罂粟般的红唇,吐出鲜血般猩红的火焰,要将这个胆敢犯上的凡人烧成灰尽,再挫骨扬灰!

    啪!

    林诚抬手一记响亮的耳光,落在神女的脸上。

    她美丽的头颅偏转过去,又勐地转过来,然后又是一记耳光落下。

    赤帝祝融在那个华夏神灵统治的纪元是站在至高点上的五位帝王之一。

    作为赤帝祝融之女,在红玉神女降生之日,世界诸神为她献上祝福,万千生灵为她奏响赞歌。

    神统治众生命,而她天生就是神中的贵族,是众生之上的存在。

    可现在这位高贵的红玉神女,却在被一个在她看来是等同于蝼蚁的凡人骑在身上,扇巴掌。

    每一次她转头,试图喷吐火焰的时候,都会挨上一耳光,连续十几个耳光落下,她终于放弃这种自取其辱的行为。

    祝颜偏着头,披散下来的红色发丝遮住了她的脸,林诚撩开那些捣乱的头发。

    头发下面的那张脸上满是巴掌印,却也掩不住她的美丽,只是那红金色的眸子带着巨大的愤怒和怨毒。

    “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