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黄副会长?”

    “黄副会长!”

    林诚喊了两声,对面的地中海中年男人才反应过来。

    “在的,您请说。”黄副会长语气恭敬地跟个孙子似的。

    他今年五十岁,年龄比林诚的死鬼老爹还要大。

    但这家伙扮演起孙子来惟妙惟肖,不给他颁个奥斯卡小金人真是可惜了。

    “我有个不情之请,您外甥小黄科长酒瘾犯了,我想帮他请个假,让他去喝酒可以吗?”林诚态度诚恳地问。

    因为长相很有欺骗性,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就像是送生病同学去医务室的好学生。

    一旁的黄鼠狼听到后,觉得虽然能够翘班喝酒是一件好事,但对于林诚叫错他名字的行为,他非常不满。

    他大声抗议道:“我不叫小黄科长,我姓李……呜呜呜”

    黄副会长捂住外甥的嘴,快速点头道:

    “没问题,当然没问题,一点问题都没有。”

    能把这事就这么揭过去。

    别说让这个傻X外甥去喝酒,就是让他老婆,情人一起去陪酒,黄副会长二话不说立马点头。

    只求能让这位贵客的气消了。

    林诚打了个响指,等候在门外的刀疤和飞机头走了将来。

    这俩货天生一副恶人脸,一身肌肉,很能唬人。

    黄鼠狼的咒印在兽级咒印里面算中等偏下的,和百兽之王的狮子咒印自然是没办法比的。

    黄鼠狼见到一脸不怀好意看着自己的两个狮脸西装壮汉,感觉菊花一凉,立马老实下来。

    果然恶人还需恶人磨。

    “刀疤,阿飞,这位咒术协会的领导刚才想逼着我女朋友喝酒,我没有同意。”

    “但我这个人胆子小,得罪了咒术协会的工作人员,我怕我在这个咒术协会内会寸步难行。”

    “所以麻烦你俩了,一定要把领导陪开心啊。”

    “知道了吗?”

    林诚笑眯眯地看着两个手下。

    “明白了,老大。”

    “我们一定会让黄科长喝得高兴。”

    刀疤和飞机头大声保证道,接着一左一右夹着黄鼠狼往门外走。

    “喂,你们干什么?快放开我?不放开我,我叫人整死你们啊!”

    黄鼠狼被两个西装壮汉夹在中间,左右为男,小短腿乱蹬。

    “舅舅,救我啊,我可是你亲外甥啊。”

    黄副会长假装没有听到,他现在恨不得把这个外甥塞回他妹妹的肚子里。

    这外甥是想让他死啊。

    有这么坑舅的外甥吗?

    黄副会长卑微地看着林诚道:

    “这位先生,请问您要办理什么业务?”

    “咒术协会副会长黄亮平真诚为您服务。”

    ……

    在黄亮平这位咒术协会副会长的帮助下,业务办理通道一路绿灯。

    林诚和楚潇潇只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办理好了别人走几个月流程都不一定能办理好的业务。

    从咒术协会大楼走出来的时候,楚潇潇看着手里的公会会长变更证明,神情有些不敢相信。

    因为普通企业的税率高达百分之五十,这种税率想要经营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稍微出一点状况,比如资金周转方面出现异常,就可能导致破产。

    而咒术公会拥有税收减免的优惠政策。

    等级越高的公会享受的减税政策越好。

    S级公会直接免税。

    A级公会百分之十的税收。

    B级公会百分之十五的税收。

    C级公会百分之二十五的税收。

    企业挂靠在咒术公会下,同样能享受到税收减免政策。

    所以一些小的企业一般会选择挂靠在大型公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