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林诚拉开车门,坐在副驾驶的位置。

    低头玩手机的施兰猛地抬头,甩动一头耀眼的金发,对着他投了一个嫌弃的眼神:

    “坐后排去,别坐我旁边。”

    “我不仅要坐你旁边,还要在你开车的时候对你动手动脚。”

    林诚关上车门,系好安全带。

    座椅自动调节到适合他的位置。

    林诚扭头,见到施兰一脸不爽地盯着自己看。

    他朝她翻了个白眼,

    “看着我干啥?”

    “开车啊。”

    “哦,我知道了,你这车是没有自动启停,需要找到开关拧一下,车才能打火启动是吧。”

    “让我看看开关在哪里?”

    “在哪里呢?”

    林诚的手在狮子娘的长腿上摸索,寻找着开关的位置。

    从脚踝到光滑匀称的小腿,再到膝盖的位置时停住,绕到膝盖背面相对敏感的膝窝的位置。

    林诚的指尖在施兰的膝窝画着圈。

    施兰一机灵,下意识地往前踢腿却被他轻轻按住。

    她作为灵级凶兽种的三等咒术师。

    全力一踢的力量能直接踢断一棵树。

    可她的腿被林诚握住后怎么也挣脱不开。

    施兰感觉被他摸过的地方,皮肤隐约发烫。

    她看着林诚那张阳光帅气的脸。

    他浓浓的眉毛泛起好看的涟漪,眼神清澈干净,温柔如水。

    嘴唇的弧角相当完美,似乎随时都带着笑容。

    这种微笑,似乎能让阳光猛地从云层里拨开阴暗,一下子就照射进来,温和而令人感到舒适。

    他明明在做坏事,却很难把他和坏人联系起来。

    施兰回忆起自己上学那会儿,像林诚这种阳光温暖的帅哥是很受欢迎的。

    如果没有哥哥的话,自己会不会喜欢上他?

    施兰因为这个念头感受到强烈的羞耻,连耳根子都羞得通红。

    她感觉自己背叛了对哥哥的喜欢。

    她怎么可以这么想?

    她看着林诚,都怪这家伙。

    都是他的错!

    这家伙玷污了她对哥哥纯洁的爱!

    “放开我,混蛋!”

    施兰掏出魂印左轮指着林诚的脑袋。

    林诚看着这把指着自己脑袋的大尺寸左轮,再看一脸羞怒的狮子娘。

    忍不住吐槽道:

    “不是,这么大一把枪,你从哪里掏出来的?”

    “传说中的裙下拔枪术吗?”

    “关你屁事,把你的脏手拿开,不然我一枪轰爆你的脑袋。”

    施兰的爆了句粗口,尽显黑帮大姐头的气质。

    金色的狮眼里瞳孔微缩,释放着冰冷的杀意。

    她不是在开玩笑。

    她是真的杀过人。

    数量还不少。

    而她现在是真的要杀人。

    只是这头母狮子极具杀伤力的目光对林诚来说毫无威慑力。

    他温柔地握住狮子娘举枪的手,让她把枪口贴在自己的额头上,说出了中国队长燕双鹰的台词:

    “我赌你的枪你没有子弹。”

    “没有子弹?”施兰冷笑,“我的狮城荣光是魂印装备,能够输入咒力凝结咒力子弹,不用填装子弹也能轰爆你的脑袋。”

    “我不想让你的脑浆弄脏我哥的车,所以把你的脏手从我的腿上拿开。”

    “这把枪叫狮城荣光吗?”

    林诚看着指着自己的脑袋的篆刻着咒纹的黄金左轮,赞叹道:

    “很好听的名字。”

    “金色的枪身和你璀璨的金发一样迷人。”

    “但是,我还是坚持我的观点,我赌你的枪里没有子弹。”

    “枪响,也许我就完了,枪不响,你知道后果的。”

    “什么后果?”狮子娘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