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咒术协会大楼72层,旋转餐厅。

    四周的金属墙壁上没有任何一面窗户,但因为篆刻着咒纹的缘故,金属墙面变得比玻璃还要通透。

    坐在餐厅里,能够俯瞰整个城市的夜景。

    整座城市的灯都亮着,五光十色的霓虹灯招牌占据了大片的视野,电动汽车组成的车流在高架路上摇曳着流光, 高楼大厦里仍是灯火通明……

    这一切明亮与繁华都建立在发电厂那些电池人的痛苦之上。

    而这只是这座城市黑暗面的一部分。

    斯图市有4000万人口,比林诚前世的盛海的人口还要多接近一倍。

    但这座城市的占地面积却远比盛海要小。

    之所以能容纳这么多人,是因为大多数的人都居住在地底下。

    穴居动物类咒印的咒术师在地下挖掘了大量的洞穴。

    这些洞穴里住着大量没有地表城区居住证的人。

    他们中绝大多数人并不适应地下环境。

    但也没有办法,只能默默忍受。

    没有城区居住证的一旦被发现偷偷跑到地表的城区,全家人都会被送往发电厂当电池人。

    电池人的主要来源就是地下世界的偷渡客。

    很多居住在地下洞穴的孩子,从小到大都没有见过阳光。

    而一旦见到光,他们就会像遇到火的蛾子一样,不顾一切扑上去,哪怕烧死自己也无所谓。

    狐狸娘阿紫就是这样。

    在考上大学以前,她一直生活在地下的42区。

    那里没有白天和黑夜。

    阿紫对于晴天、雨天、雪天这些天气的了解只来源于影像资料。

    她18岁那年,拿着大学录取通知书,第一次感受到阳光温度的时候,她泪流满面。

    她在心里暗暗发誓,再也不要回到岩层之下的那个暗无天日地方!

    为了留在能看到阳光的地方,她拼命地努力。

    可越努力,她就越绝望。

    因为比她有天赋人的比她更努力。

    像阿紫一样,从地底考上来的学生必然是校园里最刻苦。

    可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毕业后不得不回到地底世界。

    一辈子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地下世界的工厂里劳作。

    城市里污染性强的工厂都放在地下。

    那里的工人别说福利待遇,正常的人权都很难保障。

    如果想要留在地表城区就业的话,需要地表城区居住证。

    可地上世界已经很拥挤了。

    地下世界的公民想要申请一张地表居住证派对到死也排不到。

    一张地表城区居住证在黑市已经炒到了天价。

    是绝大多数地底世界的家庭负担不起的。

    对于大学应届生来说,他们可以通过就业获得居住证。

    可是只有最顶尖的科研院所、A级以上公会和咒术协会才有发放地表居住证的资格。

    顶尖的科研院所要的不是努力的人才,而是天才。

    A级公会也是同理。

    秦紫明白她不是天才,所以她的目标和大多数人一样放在了咒术协会。

    同龄的女生一般比男生更加成熟。

    秦紫在大三的时候就明白,没有家庭背景, 智商也一般的她,想要通过咒术协会的考试留下来根本就不现实。

    但这个世界对于她这样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是有捷径可走的。

    她选择走这条捷径。

    为此她拒绝了青梅竹马的恋人想要进一步亲密的要求,把最宝贵的东西留下来,等到交易的那天。

    今晚就是完成交易的日子了。

    咒术协会的潘会长之前在办公室已经暗示过她,只要她陪这个叫林诚的年轻人睡一觉,明天预录取名单上就有她的名字。

    所以她下定了决心,当个表子。

    不过她不知道她的青梅竹马的恋人也被公会会长叫来参加晚上的酒局,这让她心里有种怪异的感觉。

    她明白她是今晚的主菜。

    而她青梅竹马的恋人,则是为贵客助兴的调味料。

    这让她的内心无比悲凉。

    ……

    林诚品尝着烤到火候刚好的小羊排和美酒。

    狐狸娘阿紫冷着脸坐在他身边,似乎在因为不能坐在男友身边还有身上这件不得体的旗袍而生气。

    她努力装出高冷的模样,看也不看身边的林诚一眼,可她的手却伸进了他的腰带下。

    五根手指不断运动着,变换着频率为林诚服务。

    阿紫的青梅竹马的恋人胡亮坐在她的对面。

    胡亮在咒术协会的两位会长的鼓励下频频向林诚敬酒,

    “林先生随意,我干了!”小胡站起来,双手举起酒杯仰着脖子一饮而尽。

    他喝了好几瓶高度酒,本身又只是普通的兽级咒印的狐狸,身体素质一般。

    醉意渐浓,身体不自觉摇摇晃晃,神志不清了。

    林诚没有起身,朝着他举杯一饮而尽。

    觉醒饕餮咒印后,饕餮之血能帮林诚分解一切对他有害的东西。

    作为一级致癌物的酒精到了林诚体内瞬间就会被分解。

    他喝再多也不会醉,脸都不会红一下。

    对面的小胡看到林诚一口喝完,觉得这位贵客很给自己面子。

    他又看着坐在贵客面前生闷气的阿紫,心里有点小小的埋怨。

    胡亮在这批实习生里面的成绩是第一名。

    明天的预录取名单里面必然有他的名字。

    可是阿紫的成绩达不到录取的标准。

    不过黄副会长中午的时候说了,只要贵客今天晚上喝得开心,阿紫也能留在咒术公会。

    那样他们就不用分开了。

    小胡心想,不就是穿的衣服不得体了一点点吗?

    干嘛这么生气呢。

    他觉得女友的情商有点低。

    她还老骂她书呆子。

    可他这个书呆子可比她会来事多了。

    为了帮助女朋友成功留下来,胡亮举杯的频次更高,卖力地向林诚敬酒。

    胡亮的大脑被酒精麻痹,意识开始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