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雨不断的落下来,身上已经有了凉意。

    谢景川快步走到墓园的最高处,在宋悠然父母的墓地旁边看见了叶依雯。

    她正抱着一捧白色的菊花花束,低声说着:“你喜欢高一点,我在伯母伯父旁边找了块地,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左右只有两个保镖一样的男人,一个给她撑着黑色的伞,一个抱着一个黑色的盒子。

    总共也只有三个人。

    刺眼极了。

    谢景川大步走向她,脸色异常的难看,“宋悠然在哪?演戏上瘾吗你们?”

    “你来干什么?”

    叶依雯的冷冷的问他,眼睛因为哭的太久,红肿像两个核桃。

    她抬手就把手上的花束,狠狠的砸在了谢景川脸上,“谢景川,你够狠啊!连收尸都不帮她收!”

    几个保镖立刻上前,把花拦了下来。

    “你们闹够了没有?”

    谢景川的声音冷了下来,“让宋悠然出来!”

    他慌了。

    他憎恨着宋悠然,甚至不惜用一辈子去和她耗,折磨的她生不如死。

    却从来没想过。

    她真的会死在他前面。

    “她出不来了,谢景川,她死了。你真的心想事成啊,现在宋家什么都是你的了。连她都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碍眼了,你不抱着你的旧情人偷着乐,你来干什么啊?”

    叶依雯嘲讽道:“演戏?你他妈的死一个,演给我看看?”

    整个墓园都悄然无声的。

    只有的叶依雯的怒骂声在他耳边回荡着。

    她说:宋悠然死了。

    “谢景川,再不滚,信不信我杀了你给宋悠然做陪葬!”

    叶依雯红着眼睛,像个随时都可能会找人拼命的疯子。

    谢景川浑身都冒着寒气。

    还是问她那一句,“宋悠然在哪?”

    叶依雯伸手去接保镖捧着的黑盒子,伸手抹去上面的雨水,冷冷的笑了,“我没有你谢景川那么大的能耐,说什么,宋悠然都听。你现在喊她,喊她一千次一万次,看看她还不能从坟墓里爬出来,应你一声!”

    她手上捧着的是个骨灰盒。

    谢景川愣在了原地,脑子一片混乱。

    一把就把叶依雯手上的骨灰盒的夺了过来,他抬手就开。

    “你开!你尽管开!”

    叶依雯提高了声音,尖锐的几乎要刺破人耳膜,“最好让她看清楚,下辈子投胎的时候躲你躲得远远的,别再碰上你这个人渣!”

    谢景川的手忽然僵住了。

    几乎是完全不受控制的轻颤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