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我正在做一只机关兽,辅助耕田之用。”

    “陆丰这里的牛不少,却也非每家每户都有,没有耕牛之用,田亩则需要自己劳作,多辛苦了一些。”

    “是以,我准备做出一只机关兽,可以代替耕牛,只需要机关运转,便可有很强的力量。”

    “可以带动铁犁前进。”

    “算是做一只木牛吧。”

    “再有一个月的时间,就差不多了,到时改进一下,可以大用了,陆丰这里可为大用。”

    “别的地方也可以。”

    盗跖来了。

    矮胖的老者微微一笑,略有停下手中动作,看将过去,随即……轻捋颔下长须,缓缓道。

    自己所做……一只崭新的机关兽。

    功能相彷耕牛的机关兽,自己已经有了大致思绪,弄出来不难,也不算很复杂。

    就是以前没有那个需求。

    现在有了。

    “木牛!”

    “班大师,你可真不愧我们墨家机关术的天才,这样的东西都能做出来,岂非省力了?”

    “机关兽木牛!”

    “这个好,这个好!”

    “若是你再弄出一些木马,可以骑着走,可以日行千里,岂非更好?”

    盗跖兴趣陡升,行至班大师身边,伸手把玩着班大师已经处理好的一些木料,看起来……奇形怪状的。

    肯定是有用的。

    班大师做的是木牛?

    功能相彷耕牛,以为相助耕田?

    班大师这个想法很好。

    数年来,自己一直往来陆丰城县府之地,对于陆丰的情形自然了解,这里的耕牛是不少,却也不算很多。

    根据县府下发的公文,如今节气,如果家里没有耕牛的,可以租赁县府的耕牛,只需要付出很少的钱财就行。

    可……耕牛毕竟有限,全部租赁出去了,仍会有一些人没有耕牛,那就不好弄了。

    若有这个东西……可以为用。

    可以大用。

    心思斗转,又含笑看向班大师,向来牛马不分家,有木牛出来了,木马想来也不难。

    如果可以弄出日行百里的马儿就好了,日行千里……那是神马!寻常的马儿还要吃草歇息,木马肯定不需要的。

    “木马!”

    “从机关兽的机关而观,内部构造会有不同。”

    盗跖如此坚持,高渐离只得摇摇头……收下那颗黑珍珠,现在服用非上好时机。

    自己的伤势大体无碍,只要不碰到强大敌人,都是无碍的。

    闻得盗跖建言,也是一笑,木牛、木马这两种机关兽做出来不难,牛儿……好做一些。

    因为牛儿走的不快,内设的机关好容易一些。

    木马的话?

    估计需要不小的变化。

    “木马?日行千里?”

    “你想的倒是简单,木马倒是容易做出来,若说同寻常的马儿一样,就不可能了。”

    换源app】

    “就算可以做出来同正常马儿一样能够奔跑,也不会持续太久。”

    “机关也是有力量的!”

    “耕牛身上,慢慢释放,用来耕田很合适,做出木马……若是用来驮运一些东西,倒是可以。”

    “百里、千里的奔腾……就很难很难。”

    “除非……机关兽有很强的力量来源。”

    “如异兽的内丹,那样的话……就太奢侈了,完全没有必要的。”

    班大师瞪了盗跖一眼。

    动嘴说说轻松,真以为很简单。

    日行千里?

    那得需要多么庞大的力量!

    机关的构造也会复杂很多很多,单单一个木马的身子……也难以容纳,难以承载。

    “班老头,那为何我们的四灵机关兽那么强大?”

    “记得六指黑侠巨子曾说过一件事,公输家的先祖曾作出一支机关木鸢,在天上飞了数日呢。”

    盗跖表示强烈的狐疑?

    该不会是班大师做不出来吧。

    一支小小的机关木鸢,都能够在天上飞数日,还是那么小的东西,若是换成木马?

    一下子奔跑几日?

    也不难吧。

    “四灵机关兽非普通的机关兽。”

    “公输家先祖公输班做出来的木鸢,的确不俗,但……除了公输班外,公输家的人谁还能做出来?”

    “四灵机关兽的一些秘密,我也不能够完全了解,那是当年墨家子墨子先祖与弟子等人联手打造的。”

    “根据子墨子先祖留下的一些残卷记载,那些四灵机关兽还是子墨子先祖从楚国守藏室看到的一些机关术后有感,才制作出来的。”

    “楚国当年曾有五金巨人,也是机关兽。”

    “上古岁月,九黎蚩尤麾下,也有擅长制作机关的强者。”

    “我因实力之故,一些更加精妙的机关术难以精进,而子墨子当年实力通玄,一身之力极强,当有非凡之力相助。”

    “公输家的公输班也是一样。”

    “若是子墨子先祖出手,做出你所说日行千里的木马或许不难。”

    “机关兽!”

    “机关术!”

    “墨家的一大传承,近年来也有了传承危险。”

    “反而是公输家!”

    “他们投靠于秦国麾下,更是参与建造蜃楼,机关术一道……肯定精进许多。”

    “数年不曾交手,也不知道他们是否有崭新的机关进益。”

    “还真想要了解一下。”

    “数百年前,子墨子先祖同公输班他们争锋论道,墨家的机关术精进很快,数百年来……几乎没有太大的进益。”

    “多有惭愧。”

    “机关术!”

    “其实是很好的东西,除却霸道机关术之外,都是可以方便人之日常使用,我接下来要打造的木牛就是其一。”

    班大师一口气说了许多许多。

    盗跖太有些小看机关术了,也有些高看自己了。

    自己实力有限,虽说数十年来一直在精研机关术,然而……也都是研究墨家的传承机关兽。

    几乎没有什么太大的改进。

    纵然改进,也是微不足道的。

    如公输班造的那支木鸢,自己就弄不出来。

    还有四灵机关兽,一些地方也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自己对于机关术一道已经走到一个尽头。

    想要突破!

    除非自己在修行一道有突破,方可对机关兽有崭新的领悟。

    那并非是虚妄,同样的一卷机关术传承,不同的人研读,肯定有不一样的结果。

    “公输家!”

    “公输仇!”

    “那些人……,咱们没有忘记他们,他们应该也一直记着我等。”

    “十年之期。”

    “十年之后,他们很有可能就找上来了。”

    公输家。

    数百年来,墨家的死对头,同他们墨家之间很有冲突,一直以来也有不少的争斗。

    输赢皆有。

    眼下而观,那些人明显过的不错。

    至于机关术的精进?

    也不好说,若是他们做出更加精妙、强大的霸道机关术,对于墨家将来而言,不是好事。

    感此,盗跖看向身边的高渐离,又看向班大师。

    那就是将来的一个隐患。

    “机关术。”

    “记得班大师你先前偶有说过,公输家的那些人在机关术一道,也不会有太大的进步。”

    “除非他们中出现了可以媲美公输班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