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在玛瑟里顿死去之后,他的灵魂并没有就此消散,而是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拉扯到了扭曲虚空之中,虚弱的灵魂在某个禁忌之地接受邪能的滋养,这就是为什么燃烧军团在整个宇宙之间掀起战争,但在无数年的时间内,恶魔军团的数量却不会有太大的波动的原因。

  随着时间的推移,玛瑟里顿将会再一次获得新生,但那将会需要花费很长一段时间。

  不久后,军团在德拉诺的失败消息传到了阿古斯,当得知自己的部队遭遇可耻的失败时,一向冷静的阿克蒙德也不由得爆发出深深地怒火。

  “这——怎么可能?!”污染者握紧拳头,他站在那里面色狰狞,浑身弥漫着可怕的气息。

  “你失败了,我的兄弟。”同样得知消息的基尔加丹第一时间来找到了阿克蒙德,欺诈者的脸上带着些许遗憾,但同时又带着不起眼的笑容。

  “玛瑟里顿,这蠢货辜负了我的期望!”阿克蒙德低声说道。

  “不……按照我对于那个世界的了解来看,深渊领主的部队完全有能力统治德拉诺。”基尔加丹低声说道:“但最终的结果却让我非常惊讶,这其中一定有着什么不为我们所知的秘密。”

  对于基尔加丹的话语,阿克蒙德并没有反对,在思考了片刻后污染者大手一挥,于是玛瑟里顿在扭曲虚空中徘徊的灵魂便被直接攫取到了这个黑暗的大厅内。

  “主人……请原谅我!”虚弱的玛瑟里顿在看到阿克蒙德那可怕的目光后连忙求饶,他很清楚这一次自己搞砸了一切。

  “告诉我,为什么一整支军团竟然被那些可悲的凡人所击败?”阿克蒙德直接问道。

  “不!我被欺骗了!!”玛瑟里顿低声说道:“主人,按照您的命令,我第一时间率领部队将那片海洋包围,随后准备将隐藏在其中的德莱尼人全部杀光,将维纶带到您的面前。”

  “继续说下去。”阿克蒙德平静的说道。

  “原本一切都非常顺利。”玛瑟里顿说道:“但当我们就快要击溃德莱尼人的防线时,一道恶魔传送门出现在了战场上,一大群兽人以及克罗恩都来帮助那些德莱尼人与军团抗衡。”

  “然后你就被打败了?”阿克蒙德低声说道:“被那些可悲的兽人所杀死?”

  “如果真的被兽人打败,那么我愿意接受您的任何惩罚。”玛瑟里顿连忙说道:“但实际上夺走我生命的是一位人类术士。”

  “人类……”基尔加丹眯着眼笑了起来:“原来如此。”

  “主人,那个人类的力量比我强大的多。”玛瑟里顿低声说道:“再加上之前我已经和德莱尼人战斗了很长一段时间,因此他毫不费力的就把我打败。”

  “他是个强大的术士,比军团中许多高阶术士都要强大……”玛瑟里顿深深低下头,为了得到阿克蒙德的宽恕,他又说道:“尊敬的主人,我甚至认为那个家伙或许只有您与基尔加丹大人才能够将其真正的打败。”

  “我知道了。”阿克蒙德挥手又将玛瑟里顿的灵魂送了回去,他转身看着基尔加丹:“显然,我们低估了那个世界,也低估了那个让萨格拉斯都为之愤怒的人类。”

  “基尔加丹,你有什么想要说的么?”阿克蒙德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我们不能就这么将失败的苦果吞进肚子里。”

  “我明白你的意思……”基尔加丹低声说道:“既然我们在德拉诺遭遇了失败,那么为什么不把目光放到那个名叫艾泽拉斯的世界呢?”

  “那个兽人的灵魂……我对于他的能力并不看好。”阿克蒙德缓缓说道:“一万年前燃烧军团为了统治那个名叫艾泽拉斯的世界而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最终军团失败了,被那个世界联合起来的土著赶了出去。”

  “如今一万年过去了,那个世界一定已经发展的更加强大。”

  “不……你把那些凡人想的太过于美好了。”基尔加丹摇了摇头说道:“我的兄弟,根据我手下那些恐惧魔王的调查,如今艾泽拉斯已经没有了上古时期那么团结一致。”

  “巨龙远遁,精灵分裂,而此时的大陆上最为繁荣的人类帝国也已经变得只知道为自己的利益所考虑。”

  “或许你认为我的谋略有所欠缺,但在我看来,这就是颠覆那个世界最为完美的计划。”基尔加丹狞笑着说道。

  看着污染者那笃定的样子,阿克蒙德最终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么就按照你的想法去做吧,但在必要的时候,我希望能够亲自去一趟那个世界。”

  “你会有这个机会的。”基尔加丹微笑着说道:“实际上这也是我计划中的一环。”

  目送阿克蒙德离开后,基尔加丹随即将恐惧魔王提克迪奥斯召来。

  “我让你做的事情完成的如何了?”欺诈者平静的问道。

  “尊敬的主人,如今只需要您一声令下,那么我们就能够将那个兽人的灵魂送到艾泽拉斯。”提克迪奥斯躬身说道:“我们为此做了非常充足的准备。”

  “那么……就去看看吧。”基尔加丹起身说道:“如果的确如你说的那样,那么今天就可以将那个兽人送到艾泽拉斯执行我们的计划。”

  “您的意志……”提克迪奥斯躬身说道,他的双眼闪过一丝担忧,但很快消散一空。

  在一处黑暗的的地牢内,空气中弥漫着浓厚的死亡气息,同时这里的温度也低到可怕,就连基尔加丹在进入其中时都微微皱了皱眉头。

  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