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梁策伸出双臂,把媳妇搂进怀里,“我媳妇来了。”

  小琴眼睛都直了,这女人看着也就二十多岁,长相应该用美艳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长相确实太好看了,她跟人家一比,简直是乌鸦见凤凰,根本没法比。

  小琴感觉自惭形秽,她还勾引人家男人,真是自不量力。

  小琴转身往外走,可当她走到门口,突然想起来老板的话,“如果今天这件事你办不好,以后就不用来上班了,而且你提前预知的工资也要交回来,而且还要交双倍的,还有罚款,所以你必须好好工作,你可想好了,要是做不好有你好看的。”

  她因为母亲生病,才出来做这个职业的,老板对她特别好,从来不让她和别人出去,还对她照顾有加,她妈妈生病住院缺钱,她去提前预知工资,老板二话没说就预知给她了。

  小琴高兴坏了,逢人就说她遇到了个好老板,特别照顾她,还让她提前预知工资,她的父母亲戚都很感激这个老板。

  今天她本来休班,老板却给她打电话,把她叫过来,一见面就让她帮忙做一件事情,并且告诉他一定要做好,不然就开除她,还要让她还双倍的工资。

  接到任务的时候,小琴整个人都傻了,老板以前不是这样对她的呀?

  但她又不能不答应,她预知了半年的工资,一万多块钱要是双倍返还的话,就要还两万多,钱拿回去都给她母亲看病了,还有一些还了家里的债务,实在是没钱了。

  她只能接受老板提出来的条件。

  想到此,她转回身,硬着头皮走回到梁策身边,冲唐苏苏莞尔一笑:“姐姐,这事我要跟你说清楚。”

  唐苏苏并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看她到底什么意思。

  到底想耍什么花样。

  小琴自己有些说不下去了,但又不能不说,她就照着之前老板教她的说起来。

  “姐姐,你也别怪姐夫,他最喜欢的还是你,对我只是新鲜感而已。”

  这话说的就很耐人寻味了,话里的意识特别明显,就是说梁策其实是喜欢她的,就是和唐苏苏结婚了没办法。

  梁策一下就听明白了,原来彭生是在这等着她呢呀?

  给他下的是这样的套,呵呵,也太低级了,都没用唐苏苏回话,梁策就直接回绝了。

  “你跟你们老板说,他做的事,我领教过了,就这点能耐就别跟我逗了,我也警告他,希望他老是做人本分做事,如果再出这样的妖蛾子也别怪我不客气,我要给他一个教训,我之前和他谈好的合作,决定取消了,希望他好自为之。”

  梁策拉着媳妇的手举起来,在小琴面前晃了晃,“小琴,你看到了吧!这是我媳妇,跟你比怎么样?”

  小琴低下头,她之前觉得自己长得挺好看的,可看到唐苏苏之后,感觉自己就是在白天鹅面前装清纯,她就是一只地地道道的丑小鸭,还有啥好说的。

  “梁大哥,嫂子比我好看多了,我求求你不要取消和我家老板的合作,要不然我会丢了这份工作,他还要把我以前预知的工资,双倍返还,梁大哥,求求你了,求求你帮帮我。”

  梁策一脸凝重,“你让我帮你什么?”

  “我让你帮我……求你不要取消和我家老板的合作,不然我会受到惩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