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电话那头的郭瑞明听到李向东的话,笑着回答道:“向东!我还以为又是找我要煤炭指标的,没想到竟然是你小子!”

  李向东听到郭瑞明的话,脸颊的肌肉微微抽搐了几下,有些尴尬地对郭瑞明说道:“老郭啊!今天我给你打电话,其实也是为了煤炭的事情,现在听你这么一说,让我该怎么开口才是呢?”

  郭瑞明得知李向东的来意,脸上立刻就流露出意外的表情,考虑到李向东的职务,郭瑞明好奇地对李向东问道:“向东!难道你们供销社也缺煤吗?”

  李向东听到郭瑞明的询问,立刻开口介绍道:“老郭!不是我们供销社,而是轧钢厂那边。”

  “情况是这样的,我的堂弟李怀德前不久从铁厂调到红星轧钢厂,担任后勤处主任的职务。”

  “他调到轧钢厂去工作,应该是触碰了某些人的利益,这背后的人,就企图利用轧钢厂缺煤的事情,给他使绊子。”

  郭瑞明听到李向东介绍的情况,立刻就流露出疑惑的表情,不解地向李向东问道:“向东!不对啊!红星轧钢厂是咱们京都的重点企业。”

  “对于这样的重点企业,上级下拨的煤炭指标,通常会比正常指标多出百分之十,轧钢厂按道理不应该出现煤炭短缺的情况啊?”

  李向东听到郭瑞明介绍的情况,想到李怀德告诉他的消息,开口介绍道:“老郭!我听怀德说,轧钢厂去年又进了一条锅炉,轧钢厂考虑到实际情况,就在厂里建了一座澡堂,结果导致煤炭出现了三十吨的缺口。”

  郭瑞明能够成为煤炭公司的副经理,自然是有着非同寻常的见识,当他听到李向东介绍的情况,让他本能的倒吸一口凉气,一脸惊骇的对李向东说道:“向东!你堂弟的那位对手,恐怕不是一般人啊!”

  “你堂弟是轧钢厂后勤处的主任,能够弄回三十吨计划外的煤炭,确保轧钢厂的正常运转,那完全是他职责范围内的事情,领导就算是知道了,最多就夸赞几句。”

  “如果他无法补足轧钢厂的煤炭缺口,不但会导致轧钢厂无法正常运转,还会造成轧钢厂的工人,无法享受到免费的洗澡福利,把他彻底推到工人对立的一面,这手段简直是太高明了。”

  李向东听到郭瑞明的分析,想到李怀德目前的困境,笑着对郭瑞明说道:“老郭!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会给伱打电话,希望你能够帮一帮我的那位堂弟。”

  郭瑞明听到李向东的请求,想到他跟李向东之间的关系,开口对李向东问道:“向东!轧钢厂大概有多少煤炭缺口?”

  李向东听到郭瑞明的询问,脸上立刻浮现出开心的表情,连忙对郭瑞明说道:“老郭!轧钢厂的缺口,最少需要三十吨,如果能够用四十吨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郭瑞明听到李向东的回答,想到他手头上剩余的煤炭指标,开口对李向东说道:“向东!如果是在一个月之前,别说是四十吨,就算是五十吨,我也能够轻松搞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