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青城一中的惯例,如果月考成绩能够在40名以内,就能直接破格被一班录取。

  苏明月显然是也想到了这点,若有所思:“这么说来,我们班马上就要又有一个同学去一班了?施意,沈荡的脑子,也太好用了吧...”

  一个职高过来的学生,花了三个月,考到了年级25。

  “你说,要是按照这个势头下去...”苏明月指了指第一名的商应辞的名字,玩味地说:“这个年级第一,是不是要换人做?”

  施意张了张嘴,许久,轻轻的嗯了声。

  早自习快要结束,黑发深眸的漂亮少年站在了一班的门口。

  他穿着白色的冲锋衣,黑色长裤,水洗发白的帆布鞋,腿长身高,身材比例优越,精致的眉眼神情淡漠,唇红齿白,容貌漂亮到施意后排的江照白同学感慨了一句:

  “长得真好看。”

  施意捏着小兔笔帽的黑水笔,看着少年人,手中的动作顿住。

  后者的目光却始终平淡,似乎没有察觉众人或探究或好奇的目光,从容的走了进去。

  后排靠窗的位置,还有最后一个空位。

  他径直走过去坐下,眼都没抬,将书包里的书一股脑的塞进了抽屉里。

  教室里面很安静,就连他放课本的声音产生的钝响,都被无限放大。

  施意手中的小兔水笔被放下,隔着很远很远的距离,她看向沈荡的方向,看着后者收拾东西的样子。

  施意的后排,江照白心里咯噔了一下。

  他下意识侧目,果然看见商应辞原本就难看的难以形容的脸色,又有了雪上加霜的征兆。

  “施意...”江照白小声的叫她的名字。

  施意正打算应声,远处的沈荡陡然抬眸,目光落在她的脸上。

  于是施意笑着,朝着沈荡挥了挥手。

  她挥的很用力,脸上有很真切的欢喜,浓烈又鲜明。

  少年人愣了愣,大概是没有想到她会当这个异类,半晌忪愣,他唇角梨涡清浅,好像春日迟迟而至,冷清中透着温暖。

  江照白在心中暗暗叫了声不妙。

  而商应辞已经低下头,纸张上氤氲开墨迹。

  他重重闭上眼,将手中的课本合上。

  雪色绵延开,在早读结束后,窗外的世界已经是一片银装素裹。

  这么大的雪,就连一向惯例的早操都取消了。

  上午的体育课,也从室外改成了室内。

  施意在一班没有什么朋友,唯一一个能说上几句话的,是同样在班里形单影只的舒月揽。

  施意觉得舒月揽长得很像小狐狸,骨子里透出来的狡黠和懒散,一双狐狸眼,眼角往上勾,很招摇很有杀伤力的美貌。

  施意一开始和她说话时,还会觉得害羞,总是时不时红了脸。

  毕竟这样的容貌,哪怕是对于女孩子,也是吸引力爆表。

  “我记得你和沈荡之前是一个班的吧?你们关系怎么样?”